德国最大并购案惊现黑幕引发法律争议

电脑杂谈  发布时间:2019-08-14 06:01:55  来源:网络整理

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国美并购永乐并购协议

德国历史上最轰动的经济案于2004年1月22日在杜塞尔多夫开庭审理,德意志银行前董事阿克尔曼等六人坐到了被告席上。检察机关指控说,在4年前的英国沃达丰兼并德国曼内斯曼过程中,曼内斯曼高层非法收纳5700万欧元补偿金,收买了股东与股票的私利。此案在德国引发极大争议,德国基民盟主席梅克尔女士可能这是邻国法治越俎代庖,粗暴干涉正常的股东战略决策,因而危害了德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

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一事曾经震撼了全球经济界。2000年2月,德国电信巨子曼内斯曼接受了英国沃达丰的收购,组成新的股东,双方的持有比率分别为49.5%和50.5%。该项收购价值约1850亿美元,作为仅次于美国并购时代华纳的世界第二大并购交易。4年后的今天,当年曼内斯曼的头脑们坐上了被告席。人们说,这认为是德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经济。

暗箱操作

曼内斯曼前董事克劳斯·埃瑟尔1999年秋季在一份报纸上刊登的中篇文章中呼吁曼内斯曼股民:“不要有所动作,各位以后这么做,现在还这么做”。他要求股民拒绝敌对公司沃达丰的引诱,不要出售曼内斯曼的蓝筹。

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国美并购永乐并购协议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

埃瑟尔的标题给人的印象是,曼内斯曼将竭尽全力来阻挡沃达丰的兼并。曼内斯曼是在几年之中由一个管道生产厂商发展作为欧洲第二大移动电话公司的。

埃瑟尔的对手,沃达丰总裁克利斯·金特没有因此而拒绝兼并曼内斯曼的打算。他毕竟也在一份报纸上刊登了长篇大论。在标题中他解释道,沃达丰收购曼内斯曼是两个公司长年来成功合作的继续。金特说:“我可以向曼内斯曼管理层和雇员保证,股东合并后前景会显得更好。”

在金特的眼里,双方的合作关系并没有由于兼并结束,只是埃瑟尔要扔掉他总裁的饭碗。埃瑟尔在1999年10月收购了沃达丰的竞争对手———英国的奥兰治公司。而沃达丰将此看作是曼内斯曼在本土对它的攻击。

金特说:“我们觉得很难过,因为曼内斯曼在做这件事之前没有与我们协商。这种作法使我们对合作关系产生了疑虑。”

国美并购永乐并购协议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

仅一个月之后,金特用怀有敌意的兼并计划对曼内斯曼实行报复。他建议曼内斯曼的股票,用一股曼内斯曼的蓝筹兑换53.7股沃达丰股票。这在德国还是一个鲜见的事。因为到那时为止,这样怀有敌意的股东收购手段还很常见,德国公司一般唾弃这样手段。

当沃达丰将斥资款项从100亿欧元提高到1800亿欧元时,曼内斯曼管理层终于屈膝投降了。2000年2月3日,经过几个月激烈的交战和一系列暗箱操作后,金特和埃瑟尔突然令人意外的签署了一致。

第二天,埃瑟尔向新闻宣布了这一兼并:“我很高兴我们能与沃达丰达成一致。杜塞尔多夫的曼内斯曼公司将作为沃达丰的两个欧洲中心之一。”

当时还没有人知道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曼内斯曼管理层成员以拒绝职务换取了丰厚的酬金。人们称之为“金降落伞”。沃达丰为它们副总提供了5600万欧元的补偿费,仅埃瑟尔一人就得到3000万欧元。

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国美并购永乐并购协议

埃瑟尔还在新闻面前表现出他对职位的忧心:“曼内斯曼的员工并不需要承担因此是远期的下岗风险。只是曼内斯曼公司可能会丢掉职位。而我们有13万多名职工。对这么来说就不是什么风险了。”

但不久以后杜塞尔多夫州检察院就注意到了这笔高额补偿费。他们谴责说,埃瑟尔等人的作法使曼内斯曼的股票受到了破坏,而股东的资金被克扣了。州检察院虽然撤销了第一次起诉,但在总检察院的指示下又提起第二次起诉。

2003年2月17日,杜塞尔多夫州检察院递交了诉讼状。

检察院发言人莫肯宣布说:“今天我们向杜塞尔多夫州的经济厅提交了诉讼状,起诉与出售曼内斯曼有关的6名嫌疑人。”

国美并购永乐并购协议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_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

除了埃瑟尔以外,还有“董事会监理委员会”的几名成员,补偿费的差额就是由它们团体首肯的。其中涵盖几名显赫人物,你们是德国经济界的菁英,诸如德意志银行前董事阿克曼和黄铜企业工会前委员茨威克尔。

在曼内斯曼收购事件中,曼内斯曼管理层是否撒谎了股票,如果补偿费是你们改善沃达丰收购费所应得到的报偿,另案最早在2004年6月底才能对此做出赔偿。在此之间法庭要对被起诉人进行40天的听证。

造成法律争议

此案的理由部分几乎没有什么质疑,当事人都否认有如此一笔巨额补偿金,不过这一笔钱是由董事会监理委员会成员、德意志银行前董事阿克曼和黄铜企业工会前委员茨威克尔等人一手安排和报批的。问题的关键是,涵盖曼内斯曼当时董事埃瑟尔在内的若干高级企业要员拿到这笔巨额赔偿是否公平与非法。如果你们是用拒绝职权换取补偿金,收买股民的私利,那你们就犯有贪污与不忠实罪。这应该杜塞尔多夫州提出的判决理由。

反对立案的人士可能,曼内斯曼前董事埃瑟尔及若干高级副总在兼并过程中尽全力捍卫了股东的私利,导致曼内斯曼的蓝筹值增值一倍;埃瑟尔等人得到的赔偿还不到股民增益的一个百分点,合乎国际惯例,你们拿的是葱花,却为股票带来了桔子,何谈损害了股票的私利?

法庭的主审法官面临的是一个棘手的刑事,因为此案与股价法纠缠在一起,非法与合理难分难辨,法规上的表述空间相当大。法官的压力还来自于新闻,因为此案开审前已经被新闻热炒,其意义早已赶超了经济法,升高为一个有外交影响的风波。被告不但可能自己无罪,还指责国家检测机构导演了一场出于嫉妒心理的公众审判。他们说,或者未来德国企业的战略决策由司法说了算,假如德国就不要空谈什么提升德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了。

所以,无论诉讼结果怎么,此案的坏处是促动了德国公司管理层人士以此为戒,反思未来怎么引入新的、特别透明化的企业管理决策艺术。曼内斯曼兼并过程中的决策有暗箱操作之嫌沃达丰并购曼内斯曼,毕竟是代表雇员利益的行业监事会代表在董事会监理会上的表现也值得质疑。不管怎么说,曼内斯曼一案让德国公众对企业管理问题十分脆弱,人们开始要求行业管理层决策要公开和透明,董事会监理委员会成员也是对得起自己的薪酬,起到真正的监督董事会行为的效果。曼内斯曼案因为让德国的经理们加强了人性品德意识,就不能说是件好事,如果说对德国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只有破坏效果。

《国际金融报》(2004年01月29日第四版)


本文来自电脑杂谈,转载请注明本文网址:
http://xinshanjie.com/a/sanxing/article-119177-1.html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暴力、反动的言论

    热点图片
    拼命载入中...